出鞘军事,当代海军,烽火军事,解放军报,东部战区,战略时评,中国将军政要网,环球洞察
ad
主页 > 东部战区 >

便利贴女孩歌词:曲折之路浅谈美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建立和完善(4)

2018-11-24 01:53 来源:子陵军事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美国推动《改组法》出台的主要经验

美军在历次战争中因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缺陷而付出了不必要的代价,以及美军日常军事活动中因为军种利益纷争而难以顺畅展开的情况还有很多。这些情况并非直到1986年之前一段时间才被发现,而是很早就有很多美国国内和军内的有识之士力图对其进行改变。然而,由于历史传统和军种文化、利益等原因,美军建立完善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或者说《改组法》的通过经历了一个非常曲折和漫长的过程。

三生教育网

就像所有改革一样,美军建立和完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想法或者努力必须建立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客观可能的基础之上。如果现实的阻力过于强大,又没有强有力的措施能够立即打破这种阻力,那么改革也只能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进行,不论改革出发点和目标多么正确均是如此。美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建立和完善过程正说明了这一点。该法案最终得以克服传统军种利益集团的极力反对而获得通过,是与美国国内的有识之士的不断努力和明智措施分不开的。其中的反复和曲折乃至最后成功的经验和做法,虽然与美国特有的政治、军事体制和军种文化密切相关,但对于同样急需建立完善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中国军队来说,也有着很强的警示作用。

首先,《改组法》最终获得美国国会的认可和通过,并且在美国军队积累起不断增强的共识,得益于一批又一批的先行者的不断努力。

应该说,美军真正的联合之路是从二战中开始的。但当时担任总统的罗斯福出身于海军,曾在一战时期担任海军助理部长,这不能不使其他军种对此颇有警惕。马歇尔曾对罗斯福说过:“总统先生,您至少可以不要再称呼陆军为‘他们’,称呼海军为‘我们’。”罗斯福在联合指挥问题上从来不公开表态,但莱希却曾经说过,总统从来都是“既不赞成军种联合,也不赞成空军独立”。对此,海军则感到很宽心,他们认为总统根本不会强求他们联合。

三生教育网

1943年下半年,马歇尔曾向参联会提交了一份陆军方面的建议。建议中提到要求成立单一的国防部,设立1名部长、4名副部长和1名参谋长。对于这个提议,陆军航空队表示赞成,因为这样一来陆军航空队很有可能成为独立的空军,从而与其他军种获得平起平坐的地位。海军则由于害怕陆军和从陆军独立出来的空军合起伙来主宰国防部,自己将会处于不利地位而反对这项建议。海军要求维持现状,因为“继续保持军种独立具有积极意义”。最终,这一建议在前海军人员罗斯福主政时期无疾而终。

罗斯福逝世后,接任总统一职的杜鲁门表现出与前任完全不同的态度。从个人经历来说,杜鲁门没有罗斯福那样的海军情结,反倒与陆军有很深的关系。杜鲁门于1905年参加国民警卫队,从此与陆军保持了35年的关系。一战时期,杜鲁门在法国是一名炮兵上尉,战后继续在陆军预备役部队服役,并获得了上校军衔。直到1940年,他都坚持每年夏天参加陆军组织的军事训练。杜鲁门接任总统一职后,立刻就让亲陆军人士感到欢欣鼓舞。就在杜鲁门就任后几天,他的一位密友就对密苏里的听众说:“罗斯福任内的白宫是海军的军官俱乐部,我们将改变这一现象”。

杜鲁门本人对军队体制很有兴趣,在二战时期作为参议会特别委员会的主席,他主持调查国防规划,对于海陆军造成的“浪费和效率低下”深感震惊。1944年,他发表文章说:“我们首先要联合陆军和海军,实现所有的进攻和防守力量的一体化,并置之于单一的、权威的指挥之下”。杜鲁门任总统后,成立国防部和独立空军的可能性“在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中引发了恐慌”。陆军航空队质疑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拥有航空兵的必要性;陆军则认为海军陆战队的“作战任务应严格局限于与舰队有关的职责,只能拥有适应岸上行動的轻型武装”。这样一来,海军和陆战队将失去其编制内的航空兵建制,而陆战队甚至将变为海军舰队的附庸,最后很可能被陆军吞并。

因此,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极力反对联合,只有这样才能“保护他们的任务使命以及部队编制”,海军陆战队还将这次斗争视为自身的生存之战。因为国会方面在传统上偏向于海军观点,杜鲁门很清楚如果自己行动不够谨慎的话,很可能将会使一场军事体制方面的改革演变为一场重大的政治斗争。总是希望权力分散的国会,可以通过各军种部对相对独立的技术兵种或专业局、署实施涉及资金和工作岗位方面的议题产生影响。如果成立单一的军事机构,那么国会就只能和这个强有力的机构打交道,而不是同力量分散的各军种部打交道。这当然不利于国会对涉及军事活动的资金流向和就业岗位施加有力的影响,而这两者对于地方政治的选举又是至关主要的。

正是意识到这一点对于整个军事体制改革的“致命”影响后,杜鲁门也就放弃了激进的改革,转而采用较为折衷的渐进式改革方案。事实上,不光是杜鲁门的改革,而且这种思路是贯穿于整个美国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改革过程中的。因此,杜鲁门决定放弃原来坚持的设立实际上相当于总参谋长、单一的参谋长职位的设想,接受了正式建立参联会的建议。即使如此,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仍然在国会积极游说,使得即使是折中的方案也大打折扣。就这样,最后形成的《1947年国家安全法案》成了各方妥协的产物。

三生教育网

该法案虽然规定建立了联合架构——“国家军事部”,并设立了国防部长一职作为该部首脑,但对国防部长的职权做出了限制性规定,而且法案并没有明确国防部长与军种部长之间的关系,最终使其只能依赖仅仅在名义上是其下属的3个军种部(即陆军部、海军部和新成立的空军部)的合作来开展工作。国防部长工作的重点不是做出高效的决定,而变成了无休止的在各军种部长之间进行协调工作。可想而知,这样的体制是难以做出有效率的决定的。


ad

 

(责任编辑:东部战区

相关报道


网站介绍

    子陵军事网-出鞘军事,当代海军,烽火军事,解放军报,东部战区,战略时评,中国将军政要网,环球洞察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