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鞘军事,当代海军,烽火军事,解放军报,东部战区,战略时评,中国将军政要网,环球洞察
ad
主页 > 烽火军事 >

家事如天下载: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仍需付出艰巨努力

2019-03-13 01:59 来源:子陵军事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三生教育网

进入2018年以来,朝鲜半岛局势大幅缓和。朝美两国都展现了和平解决相关问题的诚意,朝美在行动与语言上均停止了相互刺激,各攸关方,包括朝美、朝韩、中朝和朝俄之间也展开了热烈的外交互动。

但必须看到,困扰朝鲜半岛多年的根本性问题并没有取得多大进展。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没有达成任何实质性共识,冷战导致的朝鲜半岛格局的基本结构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美韩联合军演随时都可能重启。朝韩军事缓和大大受制于朝美关系进展,而后者的前景受制于朝鲜半岛无核化进展,而这远远不明朗。

美国:先无核化,再谈安全保障

目前,美朝在无核化与安全保障的实现顺序上分歧严重。美国坚决主张首先看到朝鲜半岛实质性无核化的成果,然后再讨论对朝鲜的安全保障,包括宣布终战宣言、建立半岛和平体制等。美国的理由有以下几个方面。

2018年11月6日,驻韩美军司令文森特·布鲁克斯卸任欢送仪式在首尔举行。这一场景再次提醒人们半岛格局基本结构没有根本性变化。

其一,朝鲜核武器发展迅速。朝鲜于2017年9月进行的所谓氢弹试验和2017年12月进行的火星-15发射表明,朝鲜在理论上已经具备对包括首都华盛顿在内的美国全境实施核打击的能力。尽管美国国内有声音主张美国无论是技术上还是历史上都有与核国家共处的能力与经验,但是绝大多数美国战略界人士不相信朝鲜的承诺,认为不像其他核国家仅仅把核武器视为威慑的手段,朝鲜有可能在某种背景下真的会使用核武器。朝鲜在2017年威胁对美国进行核打击,再次加深了美国的顾虑。这实际上是特朗普政府将朝核问题作为外交安全首要议题的重要背景。美国认为,稍微假以时日,朝鲜对美国全境具备核打击的能力就会由“潜在的”变成“实质性的”,因此美国希望尽快看到实质性无核化的进展。而讨论终战宣言或者和平机制,美国认为是在浪费时间。

其二,美国对朝鲜不信任。美国认为,冷战结束以来在朝鲜半岛核问题上朝鲜一直在“欺骗”美国。美国一位参与解决半岛问题的官员说过的一句话非常形象:“骗我一次,是你的耻辱;骗我两次,是我的耻辱。”特朗普政府和美国战略界人士认为他们学聪明了,一定要先看到朝鲜半岛无核化有实质性进展,然后再减弱或者取消对朝制裁。也正因如此,美国坚持认为终战宣言或者和平机制构建也应该是在无核化取得实质性进展后再进行讨论。

其三,不想给朝鲜和国际社会传递错误信号。美国担心,在无核化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的背景下就讨论终战宣言与和平机制构建,就等于默认了朝鲜是核国家。同时,不宣布终战宣言表明美朝两国仍然处于战争状态,这本身也是对朝鲜施压的一种方式。

朝鲜:分阶段、同步走

与美国的立场截然相反,朝鲜坚持“分阶段、同步走”,要求在无核化的每一步进展上都要得到美国的相应回报。朝鲜坚持认为,自己研发核武器是对美国安全威胁的正当反应,美国从1950年朝鲜战争开始就对朝鲜进行核威胁,朝鲜需要自卫,因此朝鲜坚称在美国解除对朝鲜的安全威胁之前不会放弃核武器。这也是为什么朝鲜力推先签署朝鲜半岛终战宣言、签订朝鲜半岛和平机制,然后再讨论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基本背景。这反应出朝鲜对于美国深深的不信任,朝鲜同样指责美国过去多次对其进行欺骗。

三生教育网
火星-15的发射表明,朝鲜在理论上已经具备对美国全境实施核打击的能力

同时,朝鲜还认为2018年以来自己已经在半岛无核化上做出了行动,但是还没有得到美国的回报。2018年9月5日,在会见韩国总统特使团时,金正恩表示朝鲜已主动采取无核化措施,5月份炸毁的朝鲜核试验基地丰溪里坑道有2/3崩塌,已永久性地无法进行核试验。东仓里试验场是朝鲜惟一的导弹发动机试验场,关闭该试验场也意味着朝鲜将完全中止远程导弹试验。金正恩还表示,期待朝方的“善意之举”能得到善意的回报。此外,朝鲜认为自己遣送美军遗骸等举措是在进一步释放对美国的诚意与善意。

屈服还是主动改善

双方对于无核化与安全保障实现顺序的不同诉求也源自于两国对于无核化与“极限施压”的关系的看法截然不同。特朗普政府“极限施压”的逻辑是:朝鲜不放弃核武器,是因为其视核武器为政权安全保证的基础,因此美国应通过严厉的施压告诉朝鲜,拥有核武器,其政权会更不安全。本质上说,特朗普是希望通过“极限施压”让朝鲜屈服。对于进入2018年以来朝鲜愿意回到对话轨道、愿意讨论“无核化”,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这正是得益于他的对朝施压政策,是朝鲜屈服了。

相反,朝鲜则认为2018年以来半岛局势缓和是朝鲜主动改善局势的结果。2018年5月6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表示“最近,美国在散布错误舆论,称朝方在《板门店宣言》中表明的有关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意志是制裁打压的结果”,这是“意在使局势回归原点的危险企图”。实际上,朝鲜2018年以来的一系列行为都意在給外界留下是其在主动改善半岛局势的印象。朝鲜认为2018年以来发生的变化是其主动改善局势的结果,因此其在“无核化”进程中每一步自然要求美国回报。而从美国角度来看,既然认为是“极限施压”结果,是朝鲜屈服了,那么自然不会重视对朝“回报”,反而会更加迷信对朝施压。

无核化:增量与存量

两国对于无核化的定义仍存在较大区别。

金正恩在2018年4月20日举行的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七届第三次全体会议上宣布,朝鲜将从21日开始,不再进行任何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发射,废弃朝鲜北部核试验场。实际上,迄今为止,朝鲜表示的有关“弃核”,是指不再有“增量”,对于“存量”如何处理则鲜有触及。美国的要求是必须是完全的无核化,即不仅不能再有“增量”,而且也不能有“存量”。特朗普多次明确表示,只接受朝鲜弃核,即解除其核、弹道导弹与核扩散项目,不接受其他选项。2018年1月30日,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再次发誓,“美国有‘完全的决心’实现朝鲜完全无核化”。

朝鲜所称的无核化是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而美国所指的无核化只是朝鲜弃核。实际上,朝鲜所有有关的对外表态都明确指出是“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这也是朝鲜半岛各攸关方共同接受的立场,也反映在冷战结束以来所有有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国际文件中。美国官方虽然也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表态,但是从政府与战略界的思维上,所谓无核化就是朝鲜“弃核”。这也是“极限施压”的逻辑所在。也就是将朝鲜视为半岛核问题上的“坏孩子”,美国不仅没有反思自身责任,还将自己视为“警察”,认为对于“坏孩子”的“错误行为”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只能采取“施压”。也正是出于这个错误心理,美国不愿意对朝鲜的诚意做出回报,认为“坏孩子不再做坏事”本就是应该的。

三生教育网
2018年以来的朝鲜半岛局势缓和得益于韩国平昌冬奥会

韩国:不足以承担“驾驶员”角色

2018年以来的朝鲜半岛局势缓和得益于韩国平昌冬奥会,此后整个缓和进程中,韩国扮演的角色也令人印象深刻。金正恩数次公开感谢韩国为朝美关系改善所做出的艰巨努力,韩国国内也有人认为韩国是半岛局势的“驾驶员”。实际上,面对朝美分歧,韩国不足以承担“驾驶员”的角色。

这一方面源于韩国力量有限。尽管与美国存在同盟关系,但在安全问题上韩国高度依赖美国,战时作战指挥权也仍在美军手中。尽管与朝鲜本属于同一国家同一民族,但韩国对于朝鲜的实质性影响力微乎其微。正如复旦大学郑继永教授所说,“希望担当半岛局势‘司机’的韩国,在车未开动时推动车辆前行,但在车跑起来后猛然发现,油门与刹车都不在自己手中,自己只是乘客而已”。某种程度上可以说,韩国只是给朝美对话提供“台阶”与一定的智慧,而动力在于朝美两国自身。

另一方面也源于韩国的目标与美国的目标存在温差。韩国的首要目标在于朝韩和解,这除了延续此前韩国政坛进步势力的对朝政策外,还与以下因素有关。

一是文在寅政府希望扩大在朝鲜半岛局势走向上的影响力。从李明博政府到朴槿惠政府,韩国在对朝政策上一味追随美国,到2016年关闭开城工业园区时,已切断与朝鲜的所有联系,在朝鲜半岛局势上缺乏任何独立性,唯美国马首是瞻。2017年以来,特朗普政府对盟友显示出的孤立主义行为让文在寅政府更为担心。文在寅政府认为其在半岛局势上的影响力很大程度来自于与朝鲜的联系。因此,自2017年5月份上台后,就努力恢复与朝鲜的联系。在2017年7月4日朝鲜进行首次洲际导弹试射背景下,文在寅政府仍于7月17日向朝鲜提议举行双方军事会谈和红十字会会谈。7月29日朝鲜进行第二次洲际导弹试射后,8月17日文在寅表示如果朝鲜停止“挑衅”行为,他考虑向朝鲜派遣特使。2018年新年后开启的朝韩对话是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2397号决议10天左右的情况下,韩国就接受朝鲜的对话建议。

二是文在寅政府担心半岛爆发战争,希望扩大韩国对美国的影响力。尤其是2017年以来,特朗普政府考虑对朝动用武力,这让文在寅政府十分担心。朝鲜半岛任何形式的战争或者冲突,韩国都将首当其冲受到损害。文在寅政府希望扩大与朝鲜的合作,以便能有更多杠杆影响特朗普政府。

三生教育网
目前的朝美关系处于僵局是因为朝鲜半岛问题盘根错节,异常复杂

三是文在寅政府有更大的设想,那就是建立朝韩经济体。目前看起来,文在寅政府对朝政策的目标就是先帮助朝鲜发展经济,继而建立朝韩经济体,目前阶段不再试图实现统一。

还有文在寅的个人因素也需要提及。文在寅的父亲文勇贤、母亲姜韩玉都是北方的咸镜南道人,朝鲜战争期间于1951年初从兴南港撤退到南部的难民营。1953年1月文在寅出生。文在寅多次说“最想做的就是让90岁的老母亲看看朝鲜的家乡现在是什么样子,家中的亲戚境况如何”。文在寅曾在与金正恩4月27日举行第一次首脑会谈时表示,自己有一个很久的梦想,就是访问长白山,而且他还想从朝鲜境内登上这座山。此后他又多次提到这个愿望,而金正恩帮他实现了这个愿望。

因此,文在寅政府对朝政策的首要目标就是要实现朝韩和解、扩大与朝鲜的合作交流。这和美国的首要目标是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存在一定温差。当然,韩国深知没有朝鲜半岛无核化,就很难实现朝韩可持续和解。但考虑到无核化实现难度很大,而韩国希望尽快实现朝韩和解,而且韩国也认为朝鲜半岛无核化是朝鲜与美国的事情,因此政策导向主要集中于朝韩和解上。

围绕半岛局势的国际合作质量不高

综上可见,目前的朝美关系处于僵局。很难指责说哪一方缺乏诚信,哪一方应该承担全部责任。归根结底,是因为朝鲜半岛问题盘根错节,异常复杂。朝美都有正当的安全关切,打破僵局也不能仅仅依靠韩国,相关国家应该同心协力抓住目前的契机,这就要重视国际合作。一方面,半岛问题的核心是朝美关系问题,但它又是地区问题,这就需要加强国际合作。无论是从利益关联还是影响力上看,朝鲜半岛问题的溢出效应都会波及到韩国、中国、俄罗斯、日本,这也是六方会谈召开多轮的重要背景。实际上,从过去半岛问题解决的经验来看,国际合作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另一方面,需要从东北亚安全格局转圜的角度看待朝鲜半岛问题。目前的东北亚安全秩序形成于二战结束后,但近几年无论是在合法性认同上,还是实力转移上,该秩序都面临巨大挑战。2018年以来朝鲜半岛局势的巨大轉变,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地区相关国家对于二战以来的半岛格局不满的体现。此外,日本越来越不满“半主权”国家的地位,正在向所谓“军事大国”和“正常大国”迈进;美国对于传统同盟关系也越来越不满,有“孤立主义”倾向。从地区实力对比变化上看,最重要的当属中美实力转移。中国就处于这一地区,不存在远程投射问题,中美在东北亚地区的这种实力转移更为明显。既然是地区安全格局转圜,就不仅仅涉及某一个国家或者某一对关系,应该是地区各国共同努力,加强国际合作。

实际上,围绕当前半岛局势的国际合作质量并不高。一方面,受美国对华贸易战和美国对俄关系的影响,美国与中俄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合作质量不高;另一方面,受制于种种原因,韩国加强与美国合作的同时,与中国的合作质量也不太理想。离开这些必要合作,不仅半岛局势当前面临的困境难以缓解,而且在下一步解决实质性问题时有可能面临更大困难。因为它不仅会阻碍解决问题所需要的共同方案的形成,而且也缺乏能弥补朝美互信缺失的必要国际监督。

摘编自2018年第22期《世界知识》

责任编辑:张传良


ad

 

(责任编辑:烽火军事



网站介绍

    子陵军事网-出鞘军事,当代海军,烽火军事,解放军报,东部战区,战略时评,中国将军政要网,环球洞察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