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鞘军事,当代海军,烽火军事,解放军报,东部战区,战略时评,中国将军政要网,环球洞察
ad
主页 > 解放军报 >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2020-03-24 21:22 来源:子陵军事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网友评论: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在很多90后刚刚出生的时候,时装和时装秀如梦如戏,在一个特别疯狂的年代,戏剧感极强的时装成为时代最好的注脚。巴黎高级定制的秀场,因为有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有让·保罗·高缇耶(Jean Paul Gaultier),一切都犹如魔幻大戏。不计成本制作出来的华服,将T型台变成一个具有故事性的舞台。模特化身演员,讲述一个又一个久远又深刻的故事。这些秀场鼓舞着整个时装界,无数的人因为这样的戏剧性爱上时装,也因为这样天马行空的创意而思考时装。

在秀场的方寸之间,我们跟随设计师游历世界,去了2004年Christian Dior春夏高级定制的埃及,还去了品牌2007春夏高级定制“蝴蝶夫人”的日本。也跟高缇耶一起在1993年的秋冬探讨了犹太文化,而2003年秋冬克里斯汀·拉克鲁瓦(Christian Lacroix)又带我们去看了看爱德华时代的混乱。伴随着时光流转,戏剧感强的设计渐渐隐退,那些年为我们带来疯狂的设计师们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远离了大众视线。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Louis Vuitton 2020秋冬大秀现场,看台上有 200 个人物造型,皆由 Stanley Kubrick 的戏服设计师 Milena Canonero 打造。

极简主义时代的正式到来,让我们看到时装最大限度的实用性,拓展了极简主义生活方式下的视觉美学。我们喜欢那些线条利落的时装,但隐隐约约、在内心深处依然想念那些疯狂又热闹的强烈冲击。

2020年秋冬秀场,Gucci探讨了“无可重复的仪式”;Louis Vuitton跟戏服设计师米兰拉·坎农诺(Milena Canonero)合作,用200名唱诗班歌者作为秀场背景。这些戏剧性的元素让我们感到兴奋,是不是预示着我们想念的热烈又要回来了?你准备好了一起迎接更加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无谓潮流,戏剧永存

实用性强或者功能主义至上的时装,在很长一段时间让我们看到理性,或者关于理性的重要。生活也随着这种审美趋势,而更加趋向理智、节制和有条理。可现实常常不是那么一成不变的线条,我们在混乱中才能寻找到事物内在的秩序,在一团乱麻中才能找到闪光点。时装设计可能也是这样,太过于理性,就缺少了点生命的热度。

从舞台艺术中摄取灵感,对于时装设计师来说并不陌生,在 “More is More”的年代,大家恨不得把这世间的百态搬上T台。去年12月,Dolce & Gabbana在米兰著名的斯卡拉大剧院(La Scala),以歌剧和大剧院作为灵感,发布了一整个系列。而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在学生时代曾在英国国家大剧院打零工,帮演员们换衣服。他说这份工作帮助他构建了对于戏剧、舞台和戏服的基本认识。于是戏剧性,一直贯穿在他所有的设计中,所以很难说他灵感来源于戏剧,因为他的设计本来就是一出戏。

詹尼·范思哲(Gianni Versace)曾说过:“对我来说,剧场就是释放。”而拉克鲁瓦则说:“我从来不考虑时尚,我考虑戏剧性,时尚只是一个意外。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去年12月,Dolce & Gabbana在米兰著名的斯卡拉大剧院(La Scala)发布Alta Moda女装系列。

很多时候,戏服设计师都被认为是一项没有什么创意的工作,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创作的空间相对较小。一般的戏服都受到时代、地域、文化的限制,只需要在所有限制之下做到适合相应的人物就好。

而时装设计师,大概最受不了这样的限制,他们需要创作出最新最夺眼球的作品。他们需要在潮流之中找到最对味的那个点,他们需要考虑商品和概念的结合。所以,虽然都是跟衣服打交道的工作,两种工作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内在逻辑和工作方法。在现代分工越发细致的行业里面,他们谨慎地保持着彼此的界限,几乎不轻易打破。

可如果这个结界被打破,常常会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效果。有时装设计师参与的戏服设计,是不是能够更加贴合时代?或者将戏服本身也转化成为一种表演内容。

戏剧艺术有时候非常迷人,在方寸之间,似乎就能穿越时空,讲述完一生的悲欢离合。现代西方舞台戏剧艺术起源于古希腊,古希腊人在舞台上演绎神话故事,他们用自己的巧思安排这些故事的框架结构,引人入胜。而歌剧,流淌在几乎每一个意大利人的血液之中,当女高音的花腔响彻大厅,似乎她内心一生的所有情绪和情感都在这旋律之中了。

在如此迷人的场域结构中,时装设计师们又有怎样精巧的表现?从20世纪初到现在,设计师们一直都钟爱着戏剧,不管潮流如何,似乎都从未离开。

川久保玲

2019年

歌剧:Orlando《奥兰多》

《奥兰多》被认为是英国女性主义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Virginia Woolf)所有作品中最容易阅读的,也被认为是所有女孩在成长过程中的固定读本。作家通过给奥兰多这位历史上最为复杂的人物写“传记”,来探讨传记写作的边界。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演员身着川久保玲设计的戏服亮相。

奥兰多是英国一位年轻贵族,其生命前三十年为男性,后三十年以后变成了女性。以双性同体的身份,活了400年。性别,是伍尔芙一生都在探讨的主题,《奥兰多》更是其中佼佼者。在维也纳上演的全新《奥兰多》歌剧,由女性作曲家Olga Neuwirth创作,这也是维也纳歌剧院第一次上演女性作曲家的作品。女性主义专场歌剧,戏服设计师也请来了日本设计师川久保玲,她将为传奇伟大的奥兰多设计衣服。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歌剧《奥兰多》剧照

川久保玲,所有时装爱好者都不陌生的名字,在日本震惊巴黎的1980年代,她是唯一一位女性。也大概只有她,将自己的个性和才华毫无保留地保持到了今天。她的品牌渐渐商业化,可她永远有一块高冷的自留地给自己发挥。其实让川久保龄着迷的可能不是歌剧本身,而是英国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歌剧《奥兰多》戏服

从2020年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的春夏系列,到2020年Comme des Garçons女装春夏系列,再到这次为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的《奥兰多》设计戏服,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名字都贯彻始终。以至于,她将自己的设计直接搬上戏剧舞台,成为传统歌剧的一部分。在维也纳古老的歌剧院里,演员们穿着她设计的解构主义的现代戏服,演一个发生在上个世界20年代的故事。一个关于性别,关于成长和爱情的故事。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歌剧《奥兰多》戏服

这是时隔多年之后,川久保玲再一次将自己的设计搬上戏剧舞台,虽然可以看到很多2020年春夏系列的痕迹。可依然不能否认这次合作的意义,一位东方服装设计师,一种西方艺术形式。更不要说演绎的是这样一部作品,对于不管作曲家还是设计师,还是已经百年的弗吉尼亚·伍尔芙来说,这都是一次完美的相遇。更是一场女性主义“战争”的胜利,一次精神上的划时代交流。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歌剧《奥兰多》剧照

Karl Lagerfeld for Chanel

2018年

芭蕾舞剧:Boléro《波莱罗》

《波莱罗》(Boléro)是法国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最后的一部舞曲作品,创作于1928年。这部作品是拉威尔受舞蹈家伊达·鲁宾斯坦委托而作。民间舞蹈风格的旋律是这部作品的基础。《波莱罗》原为西班牙舞曲名,但拉威尔所作的这部舞曲,只是借用了《波莱罗》的标题,实际上是一首自由的舞曲。故事很简单,讲述在一个西班牙小酒馆里,一位翩翩起舞的少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她用自己欢乐奔放的舞蹈,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大家情不自禁跟着少女一起舞蹈,最后在一片欢乐之中故事结束了。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已故时装大师Karl Lagerfeld与身着他所设计的戏服的芭蕾舞演员们。

这大概是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最后一次跨界戏剧舞台,在他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作为工作狂曾多次跟剧场和剧团合作。谁都没有想到,为这个轻快动人的少女设计芭蕾舞戏服,却成为卡尔·拉格斐的舞台绝唱。他说,拉威尔创作的《波莱罗》一直都是他最喜欢的古典乐之一。16岁的卡尔·拉格斐第一次买古典音乐唱片,就是拉威尔的《波莱罗》。在这次的戏服设计中,能够感受到Chanel冷静又热情的一面,穿在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女演员身上,再合适不过。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Christian Lacroix

2017年

芭蕾舞剧:A Midsummer Night's Dream《仲夏夜之梦》

门德尔松作曲的《仲夏夜之梦》芭蕾舞剧,故事剧本根据莎士比亚的喜剧《仲夏夜之梦》改编,被誉为新古典主义芭蕾舞剧的开山鼻祖。不管是作为戏剧的《仲夏夜之门》还是芭蕾舞剧的,任何一种艺术形式,在世界范围内都非常受欢迎。有趣的是,这部莎士比亚创作于16世纪的戏剧作品,在主题的探讨上甚至涉及女性主义的话题。其中伊丽莎白对于父权的挑战,成为后世津津乐道的情节之一。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芭蕾舞剧《仲夏夜之梦》剧照

拉克鲁瓦在没有以时装设计师身份工作的这几年,投身到了舞台艺术当中,如他自己所期望的一样。他非常钟爱德国哲学家尼采的一句话,大概的意思是,一个人应该拥有对于自己的混乱,用以献给会跳舞的星星。这大概是拉克鲁瓦喜欢舞台、喜欢戏剧最根本的原因。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工作中的拉克鲁瓦

《仲夏夜之梦》是他较为近期的作品,由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在巴黎的巴士底歌剧院上演。戏服的设计保持了Christian Lacroix一向的风格,华丽唯美,真的像是一场仲夏夜的美梦。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芭蕾舞剧《仲夏夜之梦》服装细节

Valentino Garavani

2016年

歌剧:La traviata《迷途归人》

瓦伦蒂诺·加拉瓦尼(Valentino Garavani)已经在2008年退休,不再做Valentino的创意总监。但在2016年,他为了这部《迷途归人》重出江湖。小仲马的著名小说《茶花女》在1853年被改编成歌剧,《迷途归人》。《茶花女》,在众多大部头的世界名著中,是最为凄美动人的存在。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所有人看这部作品,都会惋惜女主角的美人迟暮,也感叹她一生求而不得的无奈。也骂男主角渣男,不懂得女人捧上的一颗真心。那是时代的悲剧,是一个再也无法复制的故事。这部歌剧在2016年由《迷失东京》的女导演索菲亚·科波拉(Sofia Coppola)制作,在罗马歌剧院上演。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Valentino Garavani先生和时任Valentino创意总监之一的Maria Grazia在对一件戏服进行修改。

瓦伦蒂诺本人负责整部剧的戏服设计,当然包括女主角Violetta,一位生活在纸醉金迷里的名媛交际花。按照角色本来的生活方式,她的衣服就应该华丽至极。瓦伦蒂诺擅长华丽的时装,擅长这样的戏剧性,其中也有一条品牌钟爱的的红色长裙。有时候设计师跟角色之间,冥冥之中似乎就有一种联系,让他们在不同的时空相遇,然后成就彼此。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瓦伦蒂诺设计手稿

Jean Paul Gaultier

2014年

现代芭蕾舞剧:Snow White《白雪公主》

世界上大概没有小女孩没有听过《白雪公主》的故事,一个皮肤像雪一样白净的公主,因为继母的嫉妒心,而吃下毒苹果,只能等待王子来吻醒自己。这个故事放在当下的时代语境中,已经非常过时。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现代芭蕾舞剧《白雪公主》剧照

现在的女孩,早已不会软弱到只能躺下等王子来救自己。我们对于这样一个经典的故事,开始有了更多新的解读。比如我们好奇作为继母的心情,她为什么会嫉妒成狂,她到底经历过什么。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现代芭蕾舞剧《白雪公主》剧照

高缇耶作为上个世界末最疯狂的设计师之一,其一路以来叛逆坏小子的形象跟《白雪公主》这么玛丽苏的故事,似乎极其不搭调。但高缇耶在采访中表示,这次由纽约现代舞编舞家安杰林·普雷祖卡新编的《白雪公主》,在最初联系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画面感。他也说,跟设计自己的系列不一样,在创作新一季时装的时候,设计师自己一个人既是编曲也是导演还是剧本。但在设计戏服的时候,就要遵循一个团队的概念。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现代芭蕾舞剧《白雪公主》剧照

Prada

2010年

歌剧:Attila《阿提拉》

《阿提拉》是意大利著名作曲家威尔第的歌剧作品。历史上阿提拉是一位匈人帝国的领袖和皇帝,他在公元425年率兵入侵意大利。而整部歌剧的故事并不是关于阿提拉多么骁勇善战,而是关于意大利公主欧达贝拉,如何在成为阿提拉俘虏之后,依然不卑不亢,为夫报仇的故事。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歌剧《阿提拉》剧照

这次由纽约歌剧院上演的《阿提拉》,更加深刻地讨论了这部歌剧里探讨的问题:种族和信仰、政治和个人、自由和民主。这大概也是吸引缪西娅·普拉达(Miuccia Prada)的原因,这毕竟是设计师第一次跟舞台戏剧的亲密接触。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歌剧《阿提拉》剧照

缪西娅设计的戏服让这部古老的歌剧变得更加有活力,并与我们所处的时代更加紧密相连。她的设计包括一件阿提拉所穿着的仿旧皮革长外套,上面涂着生锈的棕色和黑色调,让人想起品牌2009年秋冬系列。部落羽毛单车头盔以及落满尘土的麻袋状面料的戏服,让人不仅联想到角色周围的废墟的颜色,也看到了一点Miu Miu在2009年春夏的设计。作为意大利人的缪西娅,对于这个故事的感情和理解,应该要比别人更加深刻。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歌剧《阿提拉》剧照

Viktor & Rolf

2009年

歌剧:Der Freischütz《自由射手》

《自由射手》是德国作曲家韦伯的代表作,全剧共三幕,于1821年6月21日在柏林皇家歌剧院作首演。在德国民间传说里面,“Der Freischütz”指的是百发百中的射手,因为他拥有神奇的魔弹。这是一个关于正义的故事,射手马克为了让自己在比赛当中获胜,就跟魔鬼做了交易,以此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最后在庄园主的逼问之下,主角才承认了这一事实。但大家最后都觉得要给马克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而马克也发誓再也不会背弃正义。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歌剧《自由射手》剧照

来自荷兰的设计师组合Viktor & Rolf,在年轻一辈的设计师中,戏剧张力十足。品牌2013年开始在巴黎发布高级定制系列,曾经在2014年春夏系列中,全场都让荷兰国家芭蕾舞团的芭蕾舞演员作为模特出场。为《自由射手》设计戏服,也是他们第二次走进剧场。这次的设计贯穿了设计师的风格,庞大的花朵一味围绕着演员。试穿时候,歌剧演员都忍不住抱怨,穿这个上台演出非常具有挑战性。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歌剧《自由射手》剧照

Yves Saint Laurent

1965年

芭蕾舞剧:Notre-Dame de Paris《巴黎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感动了几代人,大家为这个钟楼怪人惋惜,为他哭泣,为他所遭遇的一切鸣不平。雨果的这部作品,为这座本来就属世界文明的圣母院,平添了一份温柔的叹息。法国著名编导罗兰·珀蒂(Roland Petit)将这部动人的小说搬上巴黎歌剧院的舞台,一演就是五十多年。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芭蕾舞剧《巴黎圣母院》剧照

连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自己都说,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设计会在歌剧院舞台上停留这么长的时间。这可能也是时装设计师跟戏服设计师之间的区别,时装早晚都会过时,过时之后的经典设计,常常只能在戒备森严的博物馆里看见。可如果是戏服,一部戏可能将世世代代地演下去,同时这些戏服也将被传承。五十年前的设计,在21世纪依然活跃于舞台之上,直到2014年这部舞剧才正式封箱。在时间的长河中,也算告慰了这位伟大设计师的在天之灵。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被演员们簇拥的Yves Saint Laurent

如今圣罗兰设计的《巴黎圣母院》戏服已经成为经典,但在当时,是非常创新和现代的,每一个细节都充满了想象力。在采访中,圣罗兰说,他希望这些衣服的颜色,都能像圣母院墙上的花玻璃一样。他希望反映编导“永远年轻”的、时间停滞的概念,他从很多中世纪的人物中获取灵感,来为这部当时看来并不传统的芭蕾舞剧设计衣服。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Yves Saint Laurent的设计手稿

Coco Chanel

1924年

芭蕾舞剧:Le Train Bleu《蓝色列车》

早在1924年,年轻的可可·香奈尔(Coco Chanel)就为巴黎的俄罗斯芭蕾舞团设计过戏服,该舞剧即《蓝色列车》。在那个年代,巴黎先锋的文艺圈子,似乎大家都有来往。俄罗斯芭蕾舞团,本来就是一个现象级的存在。他们跟俄罗斯并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充满了异域风情,所以叫俄罗斯芭蕾舞团。他们在巴黎演出一些颠覆性的作品,这在当时非常先锋前卫。而《蓝色列车》正是俄罗斯芭蕾舞团的代表作,这部芭蕾舞剧几乎汇聚了当时最先锋的艺术家们:布景来自毕加索,服装来自香奈尔。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芭蕾舞剧《蓝色列车》剧照

这部舞剧弥漫着上个世界20年代法国享乐主义的生活气息,香奈尔在当时也深谙这种生活方式,针织面料的衣服不仅仅让芭蕾舞演员方便活动,更是体现了当时法国自由主义的精神。无论男女,自由地在海岸旁边嬉戏,为“咆哮的二十年代”添砖加瓦。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Gabrielle Chanel女士所绘的设计手稿

在毕加索绘制的巨幅幕布前,演员们穿着蓝白条纹的优雅的香奈尔时装翩翩起舞,散发着关于未来的神秘气息。可惜《蓝色列车》这部芭蕾舞剧,已经迷失在时光之中,而我们只能凭借自己的想象力,来回味那样一个疯狂的年代。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演员们穿着优雅的香奈尔时装翩翩起舞。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撰文/卢笛 编辑/叶超 William Yeh

设计/Lushengyu 新媒体设计/Coka

准备好,一起迎接疯狂的戏剧感时装吧

叱咤花都


ad

 

(责任编辑:解放军报



网站介绍

    子陵军事网-出鞘军事,当代海军,烽火军事,解放军报,东部战区,战略时评,中国将军政要网,环球洞察

ad
ad